當兵退伍後,就到一家紡織廠當工務維護,而我負責維修保養的部門作業員百分之八十五都是女孩子。有一天,工廠來了一位22歲的女孩,長的非常好看,胸部蠻豐滿,看起來有34-D或E,經過打聽後,她的名字叫陳慧萍,花蓮阿美族人,據說她19歲就已經結婚,沒有生小孩,她剛與她老公離婚兩、三個月,她的老公大她15歲,是花蓮知名飯店的經理,因為她老公工作之便,與飯店工作的小姐搞上有外遇,所以兩人就離婚了。

  工廠機台設備順暢,我們這些工務保全沒有什麼事,就會像蒼蠅一樣,到處找女孩聊天,看看她們穿著緊身褲子,圓圓屁股上印出內褲的痕跡,或有時工作時,漏出領口內圓圓胸部。與慧萍一起工作的是一位風韻尤存的年輕歐巴桑,我與她同姓,我都叫她大姊,大姊她也有36歲了,是副廠長的老婆,個性非常大方開朗,常常在穿著上蠻開放,有時有意無意的,露出不該露的地方給人看一看,偶爾她穿裙坐在小板凳上,也會看到她兩腿間的性感內褲,有時是紅色、有時是藍色,而且都是蕾絲半透明性感內褲,前方鼓鼓包著她的陰戶,看的我小弟弟都會挺身立正。

  我常常會藉機與大姊聊天,大部份的人認為,她是副廠長老婆,都不敢親近她。而我一不求升官,二來因為自己本身開朗的個性,三來剛好我們同姓,她說她是我姊姊,我是她弟弟,四來我喜歡較風騷的熟女。所以我常藉機跟她談天,也順便看看她的內褲。她對我真的像小弟弟的愛護。當然,每次聊天,慧萍會在一旁靜靜的傾聽,看我們在有說有笑的,真是羨慕;經過一個多月認識,慧萍也會一起加入聊天內容。有一天,大姊說今天是慧萍的生日,我們三個人晚上吃個飯,唱唱歌慶祝一下。到了下班前,我問慧萍,是不是要我載她。

  「好阿,我正想問你,那我先回宿舍洗個澡,你要不要到我房間等」

  我心?想真是天載難逢的機會,當然說好(公司規定,女生宿舍男賓是止步的.但我們工務保全人員例外,宿舍區水電也是我們負責維修,我們常進出,所以警衛不會阻止我進去女生宿舍)。進到她的房間就有一種香味,她拿了盥洗用具及用外衣包著換洗內衣褲就往浴室去洗澡。我閒著也閒著,就偷偷打開她的內務櫃,一看?面有一格放了她的內衣褲,?面有各種顏色,內褲都是小小條性感型的,大部份都是蕾絲薄紗透明的,有幾條是細線丁字褲。不知不覺小弟弟又立正了,越看越興奮,我把我的陽具掏出來,順手拿起一條橘色絲質內褲,在陰莖上摩擦套動,那種絲質內褲拿來打手槍的感覺,真是柔軟舒服。忽然,聽到走廊公共浴室有開門聲,害我趕緊把硬挺的小弟弟放回去,把她的內務櫃輕輕的關上,順手把那條小內褲放入褲袋?當做紀念,趕緊躺到她床上,假裝閉目休息。

  「小賢,你先出去門口等我,我換個衣服馬上就好」慧萍進來後說。

  「好吧,那我先去把機車啟動,大門口等你好了」

  到了與大姊約定的餐廳,大姊早已在門口等了,一停車,大姊開玩笑說:「看你們甜蜜的樣子,有像一對情侶喔」,我笑著回頭看慧萍,她不好意思,臉頰已紅咚咚的說:「大姊,不要開玩笑,小賢才不會喜歡我這種離過婚的女人」我不經大腦直接就說:「不會啦,我最喜歡漂亮可愛的人」大姊接著生氣的說:「小賢,你的意思是,大姊我人老珠黃,就不漂亮可愛囉!枉費我對你最好」

  我趕緊解釋說:「大姊您是最有韻味的女人,我每次看到你,回到家後,我真的會幻想跟你在一起」

  「喔,連老娘老豆腐你也吃,不過聽你這麼講,心?真是爽快。好了,不要再槓了,肚子都餓扁了。走,咱們趕快進去吃飯吧」

  大姊看起來非常快樂,就叫了紅酒來慶祝。吃飽後,不知不覺一看,我們三個人已喝掉四瓶的紅酒,我們三個人酒量相當,大概也有六七分醉。大姊說,反正明天不用上班,今晚可以歡樂晚一點,拿起電話,就打給她老公,說「今晚跟慧萍在一起吃飯,等一下去唱歌,晚上不回家,直接送慧萍回公司宿舍一起睡」,然後掛完電話,說「走,馬上來去唱歌Happy–Happy」。

  進了包廂後,大姊又叫了紅酒繼續喝,三個人你一句我一句輪流唱歌,一邊喝酒助興,偶爾唱歌時,我會用手摟著她們的肩膀。大約過了一個多鐘頭,大姊說要去上廁所,慧萍說她也要去。

  待她們出去後,我忽然想到,皮夾內有五顆上次倉庫堆高機操作手小祈給我女孩吃的春藥,我靈機一動,當初小祈講得好像神藥一樣,不曉得有沒有效,想想這兩個女人,今晚這麼High,乾脆試試看吃了會怎麼樣,就在她們的杯中各丟兩顆,把杯子晃動讓它溶解,她們回來後,並沒有發現杯中有異,大姊又舉杯說「乾杯」,我們三個人又把整杯的酒乾掉。

  大概經過三十分鐘(我有看錶計時)左右,慧萍坐在沙發上,我偷瞄她的舉止動作,她不時的把兩腳夾一下夾一下上下磨擦,偶爾手會偷偷摸一摸兩腿之間會合處,有點坐立不安的樣子。

  大姊與我在旁邊跳舞,感覺她有意無意的會碰我的下體,她有時又故意讓她的下體碰我大腿,她臉上一陣紅暈,我看好像藥性有功效了。我想今晚搞不好有機會上到慧萍了,我藉故說要去尿尿,到廁所?,拿出朋友給我的牛鞭丸,直接吞二顆進入肚中。

  我回到包箱後,大姊說換她去上廁所,留下我與慧萍在包廂內,我坐在她旁邊,拿起麥克風唱歌,我的抱著她的肩膀,看她沒拒絕,而且她的頭靠過來,我停止唱歌,放下麥克風,兩手抓著她的雙肩,就把嘴唇吻她的嘴唇。

  慧萍沒有把我推開,反而雙手抱著我的後背,因為她穿短裙,我的右手直接摸她的大腿,故意把她的雙腿輕輕分開,摸到她的陰部,一摸到內褲褲底,已經有一點點溼了,把她的裙子稍為上提,順著她淡綠色蕾絲內褲邊緣,把它往旁邊撥開,直接摸到她的陰部,慧萍的陰道已經都溼了。

  「慧萍,你下面好溼喔!」

  「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太多了,剛剛看你跟大姊兩個身體,黏在一起跳粘巴達,害我心?一直胡思亂想,還想要跟你做愛!」

  「那今天我一定要讓你爽,就當做我送給你的特別生日禮物!」

  「但是,大姊怎麼辦?」

  「沒關係,大姊個性很開朗,等一下我們告訴她,我們有點酒醉先回去,就好了,她一定不會跟我們計較啦!」

  我與慧萍渾然忘我的互相接吻調情的時候。忽然,大姊推門進來,看到我的手還在慧萍陰部撫摸著,乾咳嗽一聲,害我趕快把手抽回來,慧萍也趕快把裙子拉好。

  「小賢、慧萍,你們真大膽,趁我上洗手間,居然互相搞起來了」

  「大姊,不知道為什麼,剛剛看你們跳舞時,我心?一直出現想與小賢做愛的念頭」沒想到慧萍會這麼老實的說出來。

  「慧萍,說真的,剛剛我與小賢跳舞時,心?想的與你一樣,我連內褲都有一點溼了,所以我剛剛去廁所處理一下,自己還摸了一下,反正大家都已成年了,不要不好意思,其實我跟我老公性生活不是很協調,我想………今晚乾脆我們放開一切倫理道德觀念,我們三個人一起Happy,怎麼樣?」大姊也大膽的說。沒想到這兩個女人這麼坦白。

  「大姊,我是離過婚的人,我很感謝妳跟小賢對我這麼好,我是沒什麼差,只不過……不知小賢的意思怎麼樣?」

  「小賢,要是別人我是絕對不肯的,是你才有這個福氣。有兩個女人陪你,你也夠幸福了,難道你嫌我這個歐巴桑」應該是藥效讓她暈了頭,才敢這麼大膽。

  「慧萍,剛剛我就說了,今天我要送妳特別的生日禮物,沒想到換成妳們讓我覺得今天是我的大日子,大姊,其實我常幻想與妳們做愛很久了,我們三個一起做,真的可以嗎?」

  「小賢提議不錯喔,今天就當做送給慧萍一個特別的生日禮物,讓她來個終生難忘的感覺」

  大姊說完即坐到我旁邊,伸手摸向我的還鼓鼓的陰莖,反而慧萍有些不好意思。我本來就不是笨蛋,有這麼好的機會我當然不會放掉,只是一時沒反應過來,既然大姊都已經動作了,我也要趕快把握這難得機會。

  剛剛與慧萍撫摸調情時,陰莖早就已經澎脹的受不了,何況現在又有兩個不同味道的女人在旁邊,我直接抱住慧萍繼續接吻,並撫摸她的大奶,一下子,慧萍也把心情放開,主動撫摸我的胸膛,大姊將我的皮帶解開,拉下拉鍊,我把臀部稍為提高,大姊就拉下我的長褲、及內褲,兩手上下撫摸套弄我的陽具。

  我也把手摸向慧萍的陰戶,撥開內褲邊緣,伸進她的陰道口,她的小溪谷已經溼淋淋的。大姊把頭趴下,直接把我的陰莖含入嘴中,慢慢舔起來好像吃冰淇淋一樣,我也把慧萍的淡綠色性感蕾絲小內褲輕輕往下脫掉,慧萍兩腿也自動分開,讓我更容易摳她的小洞。

  看到大姊跪在沙發上,我的另一隻手伸到她的後面,把她的裙子翻起,看到大姊穿的是淡紫色薄紗性感透明小內褲,連股溝都漏出來了,把手彎到她的前方,順著下方突起處撫摸四、五下,?面的水直接滲透出來,把小內褲印的有一點濕濕的,我順著褲邊撥開,直接撫摸她的肉縫,把她流出的淫液帶到她的陰核處,輕輕撥開陰唇,她的陰核已充血膨脹突出來,她的陰蒂很大硬硬的,我將手指輕輕的在旁邊輕揉,大姊含著我的陽具,嘴?發出「……啊….嗯….啊…嗯….」的聲音。

  慧萍的雙腿,越張越開,她想讓我摸深一點,整個露出她濕潤的小穴,連沙發上都有水漬。我將大姊的頭扶起,站了起來,然後將我早已粗硬的雞巴,對準慧萍已有一個小洞的陰道,直接插進慧萍的小穴內。雙手按住慧萍柔軟的雙乳搓揉著。

  「好美呀,慧萍我操你嫩穴的感覺,好棒啊!妳是不是很久沒有做愛了,你的小穴好緊喔,夾的我好爽,現在,我先把你插爽了,等一下再安慰大姊,也讓她爽快一下!」。

  大姊坐在旁邊,兩腿大字的分開,左手將小內褲勾住往旁邊拉開,右手在陰蒂處旋轉畫圈圈輕揉著,她的嘴唇微開,口中發出無痛呻吟「…嗯……嗯…」的聲音,鼻子情不自禁地發出粗粗的喘氣。

  我把兩手將慧萍的兩條腿抓起掛在我肩上,用力的抽送,只想把它儘量塞入。

  「小賢,啊!插進我的……花心了……好棒呀……!啊…..爽死我了……嗯…..我不行了……好哥哥…...停下吧….大姊……換你…..來吧……」慧萍已來了一次高潮。

  「看…著你們…在做,聽到……插穴的聲音,……好剌激…耶。我這裡也……全都是淫……水了。」大姊聽到我們抽插碰擊,兩個肉體碰撞「波、波、波」的聲音,又聽到慧萍舒服爽快的叫春聲,一邊加快揉陰蒂,一邊喘著說。

  「大姊,我先讓慧萍再高潮一次,讓她真正的爽快,等一下,再去插你的小穴,讓你舒服」

  「小賢,嗯……沒關係,嗯…..我剛剛已…出來一……嗯……一次了,大姊…平常…….對我們兩個很好…,你也要….嗯….讓大姊…….舒服吧!…嗯….」

  「好吧!慧萍,那妳先休息一下,我跟大姊做一下,讓她也舒服的發洩」

  我抽出我的陰莖,整個陰莖上沾滿慧萍的淫水,我用手把大姊的薄紗小內褲往旁邊撥開,直接插入大姊的穴中。

  「…啊,…我…要死了…啊!小賢,…喲…小賢被你…插真的很爽…哦……我老公的懶較沒有你…的粗,你會把大…姊的小……騷穴…給…幹爛掉,會……把我插……破了。」

  大姊也把手伸到陰蒂處,自己自摸起來。

  「大姊,你的小穴好緊阿,陰道?面一縮一放,夾的我好舒服哦」,因為大姊的內褲沒脫掉,蕾絲邊緊緊摩擦陰莖,插了三百多下,我感覺要發射了。

  「大姊,我可以射進去嗎?」

  「小賢,沒關係,我早就……結紮了,哦…….把你的精液…全部射進來…給我….哦…好…爽…」。大姊也跟著上下擺動臀部。

  「大姊,我要來了」。我加快速度,龜頭慢慢澎脹,我知道快了。

  「小賢,我也快高……潮了,你還不….要出來….等我一下..嗯…」

  我馬上停止抽送,把整根陰莖插到底,龜頭在陰道?面慢慢旋轉,我把臀部夾緊,並且用力縮肛,把舌頭住下鍔頂,防止射精的衝動。

  大姊的手快速畫圈圈,忽然,大姊身體弓起,我知道她已經又要第二次高潮了,我開始慢慢抽送,到底時,把龜頭向上翹。一下子,龜頭受到一股暖流衝擊,龜頭受到刺激精門一放,直接就把精液射入大姊子宮內,大姊受道強力熱熱的精液衝擊,全身也打個冷顫,身子僵住一陣子,我把我的陰莖繼續慢慢抽送七八下後,抽出我的陽具,看到大姊的蜜穴處,開了一個大口,?面紅色的肉一張一閉,淫液與精液也從洞內深處,慢慢流出來了。

  我拿起桌上的紙巾,將她們兩個及我的下體,輕輕擦拭乾淨後,往沙發上坐下。

  「大姊、慧萍,我不知道3P的滋味,真的是那麼爽快,舒服的!」

  「大姊,我剛剛被小賢插的來了兩次高潮,真的好爽喔,妳有沒有很舒服?」

  「小賢說的對,我也是與我老公外的男人第一次做愛,感覺不一樣,尤其剛剛看你們做時,我下面癢死了,一直流水,真的受不了,不過三人行的感覺,真的不一樣,好爽、也好舒服喔!」

  離開KTV就由大姊開車載我跟慧萍,不回工廠宿舍,直接到汽車旅館過夜,門口服務生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們,一定想說,又有人來搞轟趴,但怎會二女一男?我們進到房間內,大姊就說:「剛剛流了好多汗,想先去洗個澡,沖個涼,比較舒服一點」。

  我與慧萍兩人坐在沙發上,我緊靠著她,鼻子聞著她身體發出的香味,我們兩個嘴巴就接起吻來,我的兩隻手不規矩的在她身上遊走。她不時伸手過來將我的手,從她重要部位移開,她的衣服三顆扣子被我打開,看到胸罩包著兩顆如尖筍般的乳房,我和她的嫩舌交纏著,嘴?吸著她嘴?流過來的香津,我的手就從她的領口探入,撥開她的胸罩,手掌將整個豐滿的乳房握住輕捏。那種柔軟又有彈性的觸覺,讓我胯下的陽具又膨脹起來。慧萍也輕微呻吟起來「…嗯……嗯……」,原先來撥開我的手,反而壓在我抓捏她乳房上的手,她的眼精也緊閉起來。此時我偷偷將自己下身褲子迅速解去,胯下的陽具在失去屏障後,就像藤條般彈出。

  「……啊!」就在她「啊」的同時,我的嘴將她另外一個乳頭含住,舌頭輕輕的舔打著,在舌尖的挑逗下,變成一個小肉球硬了起來,我不斷的打轉輕舔著,慧萍受到這樣的刺激,生理上也強烈的反應出來。將她的性感小內褲除去,慧萍兩條大腿,無力的跨在我的大腿兩旁,兩人相擁著,我將她抱在身上讓她躺到床上。只見她雪白的下半身,有一片烏黑濃郁的陰毛,陰毛下方有一條淡紅色的細縫。我將嘴唇舔到小縫上,試著將兩片花瓣用舌尖拍打頂開,輕輕的順著小縫舔著,並吸取從花瓣中流出的蜜汁,舌尖輕輕勾起到陰蒂處,一股甜美的蜜汁,不斷從小溪谷慢慢流出,順著舌頭的舔動,流入我口中。

  「嗯…..哪兒很髒……不…要舔那?…喔……喔……」慧萍嘴?氣喘般的說。忽然,我下面的陰莖一陣溫暖,原來大姊沖完澡出來,把我堅硬的陽具含入嘴中,大姊的舌功真的厲害,她用舌頭輕輕的將我龜頭馬眼舔弄,舌頭又順著陰莖往下往上來回輕舔,一直舔到我兩個卵蛋,然後又用嘴唇輕輕的將卵蛋含住,舌頭在?面輕輕的舔著,害我陰莖直挺一陣一陣的跳動,馬眼也流出水來。